服务

EVERYTHING HERE BEGIN

精密的PCB设计

我们在东莞、深圳都拥有自己的工厂,可以为您提供各类电子设备SMT加工服务,及OEM代工生产服务。

SMT贴片加工

PCB设计是我们的另一个支柱服务,普通PCB板设计、高速PCB设计、EMC电磁兼容设计,结合PCB抄板服务。

ARM嵌入式开发

在嵌入式领域,我们承接各类嵌入式系统,嵌入式软件及大型应用系统的开发项目;我们销售当前各类主流开发板。

专业的数码转换

随着业务的管理,专业技术和深专业技术和深入了解行业入了解行业的最新发展趋势和创新的一个很好的了解。 了解详情

新闻

FOR CREATIVRO

08-10

国、加拿大等国度的反欢快剂组...

国、加拿大等国度的反欢快剂组织联名向国际奥委会发出号令,俄罗斯田径队被撤销了内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战斗民族俄罗斯的运发动们可以临时松口吻了:昨晚,由于在近期...

08-10

在楚汉相争的历史上,彭城之战是...

在楚汉相争的历史上,彭城之战是不可不提的一场战斗,在这场战斗中项羽以区区3万人竟击败了刘邦手下56万人组成的大军,创造了军事史上的一场著名的以少胜多的事例。而据...

08-10

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成功避免了...

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成功避免了破产危机。可是随之而来的,也有广大网友们对于A站的质疑声:被快手收购之后的A站,还是之前的A站吗?

08-10

徐达可以说是开国将领中仅有的几...

徐达可以说是开国将领中仅有的几个从小就跟着朱元璋混的将军,跟老朱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厚。

产品大全

PRODUCT SHOWROOM

58同城和赶集网为什么选择合并?

腾讯科技 陶然 4月17日报道

58同城今日宣布战略入股另一分类信息网站赶集网,双方将共同成立58赶集有限公司。58同城将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获得赶集网43.2%的股份(完全稀释后),其中包含3400万份普通股(合1700万份ADS)及4.122亿美元现金。

根据双方协议,合并后,两家公司将保持品牌独立性,网站及团队均继续保持独立发展与运营。

公告同时显示,腾讯将以52美元每ADS的价格认购价值4亿美元的58同城新发股票。这轮追加投资后,腾讯占股比例将达到25.1%。

赶集网为何接受58同城的投资?

今年以来,不断传出赶集网寻求新一轮融资的消息,而此前于去年8月,赶集网CEO杨浩涌(微博)还曾公开对外宣布,将于2015年6月左右启动IPO计划。

赶集网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开始在汽车、房产等领域频频试水新的业务模式,这些举动也被视为赶集冲击上市前的准备动作。

但知情人士对腾讯科技透露,赶集的投资方对公司上市前景预期并不乐观,因此强力撮合赶集与58同城。

此前腾讯科技也曾报道过,推动此次交易的推手很有可能是老虎基金。老虎基金在赶集和58同城两边下筹码,积极游说双方合并。

按照此次交易条款,58同城以1700万份ADS及4.122亿美元现金,换得赶集网43.2%股份。按照腾讯认购58同城新股的52美元计算,赶集网在此轮融资中的估值应为30亿美元。

赶集网此前共获得五轮融资,包括2009年获得蓝驰创投的A轮投资800万美元;2010年,获得诺基亚成长伙伴基金和蓝驰创投的B轮投资2000万美元;2011年,获得今日资本和红杉资本的C轮7000万美元投资;2012年,获得来自中信产业基金, OTTP及麦格理的两轮融资总规模9000万美元D轮融资。2014年8月,赶集获得E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2亿美金,投资方为老虎基金和凯雷投资集团。

此次接受58同城的战略投资,意味着两家分类信息平台多年的激烈竞争即将告一段落。作为该领域排名第一和第二位的公司,战略合作后将获得分类信息市场的绝对份额。

58同城为什么对赶集有兴趣?

由于分类信息模式护城河较浅,因此不论是58同城还是赶集网,在发展上都依赖资本的支持以及在营销上的投入。在过去的激烈竞争中,双方的营销费用都持续大幅上涨。在这种背景下,58同城积极投资赶集网也在情理之中。

58同城战略投资赶集网后,双方的合同效应将加强,包括降低市场投入,以提升行业利润率水平,以及继续在产业链深化布局,促进商业模式升级。

58同城与赶集网在业务层面上,都依赖在本地市场的口碑和知名度。除去在百度上投放关键词广告,双方都长期在各类本地媒体投放广告,包括电视广播、公交楼宇广告等。

2011年,58同城曾大举投放7000万美元广告,以树立品牌形象。随着业务的稳定,58在随后几年中,市场及销售费用占比逐渐缩减。但进入到2014年,分类信息领域的竞争进一步加剧,58同城及赶集都加大了广告投放力度。

根据财报,2014年,58同城全年广告费用为7340万美元,相较于2013年的2270万美元增长超过两倍,增长速度远高于当年营收81.8%的增长率。广告费用的大幅提升,主要是移动端的市场推广以及PC端的流量成本。而58同城CEO姚劲波(微博)在14年四季度电话会议上也表示,将持续加大在市场及销售上的投入。

赶集网在14年8月获得2亿美元E轮融资后,也开始加大市场营销力度。此前在14年初,杨浩涌就表示,全年将投放2亿元人民币在市场推广上。当年,赶集网重金邀请谢娜作为代言人并投放巨额电视、户外广告,打出了转型招聘的口号。一年后,赶集的代言人又再一次“升级”为范冰冰。

双方在市场推广上的巨额投入势必拉低利润率水平。14年全年,58同城总营收为2.65亿美元,净利润2260万美元,净利率为8.5%,低于2013年的13.4%。

这种情况显然不为58同城所乐见,作为行业排名第一位的分类信息平台,58同城通过战略投资赶集网,势必将降低在市场上的推广费用,有利于提升行业的利润率水平。

新成立的58赶集会如何整合?

根据协议,两家公司将保持品牌独立性,网站及团队均继续保持独立发展与运营。此前,腾讯科技曾报道,58同城CEO姚劲波、赶集CEO杨浩涌或将共同担任新成立公司的联席CEO,两人共同决定公司的重大决策。

联席CEO在此前的并购案中鲜有成功案例。参照此前滴滴快的合并,交易达成后后,快的管理层也开始套现退出。

如果能够实现顺利过渡和整合,除了将在分类信息业务上发挥协同效应,双方在房产、汽车等产业链的布局也能形成进一步的同盟。

2014年开始,58同城与赶集在产业布局上的脚步都开始加快。不同的是,58同城主要通过投资和收购,而赶集更多的是通过内部孵化,来培育一些生活服务相关的O2O项目。

过去一年,58同城公开宣布的投资就接近10起,陆续驾考平台驾校一点通、房产信息平台安居客,以及入股装修O2O公司土巴兔等,除此之外公司表示“还有五六起目前不能公布”。另一方面,58同城成立了独立子公司“58到家”,发力上门经济。

赶集网也从去年起开始在汽车、房产等领域试水新的业务模式,包括推出C2C二手车项目“赶集好车”及上门洗车项目“赶集易洗车”,同时在房产也刚刚与房多多宣布达成战略合作。

可以看出,房产、汽车是58同城及赶集网发展的重点领域。不论是通过投资,或内部孵化,双方都试图深化业务模式,打通线下交易服务环节,形成更完整的生态链。

在多年的激烈竞争后,58同城战略投资赶集网,将有利于控制双方成本,提升盈利水平,同时加强协同效应,进一步在O2O方向上进行布局,深化原有的业务模式。

来源:腾讯新闻                              时间:2015年04月17日

作者:龚进辉

日前,58集团掌门人姚劲波与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卫哲围绕“中国式合伙人”的话题展开讨论。他直言,CO-CEO模式走不通。

姚劲波表示,58同城之前做了几次并购,比如并购赶集网,曾经希望做成CO-CEO(联席CEO)模式,但发现走不通,后来拆分出瓜子二手车,58集团成为其早期股东。“往往面临两条路都是对的,你不决定是不对的,你犹豫和拖延也是不对的。”

在他看来,除了制定投票机制,使每个人拥有同等的投票权,还必须有一个相对特殊的人,其影响力很不一样。如果一家企业有两个比较特殊的人,那会比较麻烦,容易半推半就。

姚劲波继续以瓜子二手车为例,其前身是赶集好车,58同城并购赶集网后,被58集团全资持有。后来,58集团把瓜子二手车控股权让给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目的是避免在内部出现两个相对比较特殊的人。

据他观察,阿里大部分事情是投票出来的,个别事情则发挥个人(指马云)魅力。“做不做云(计算),阿里是激烈争论过的,如果完全是投票,有可能是不做了。”因此,姚劲波认为,有时候创始人需要一定的独断和前瞻性,能影响和说服他人,甚至直接拍板。

他透露,目前58集团内部大部分事情,准确来说95%的事情由投票决定,但一些事情需要特殊的岗位存在。

众所周知,2015年4月,58同城与赶集网宣布合并,他与杨浩涌成为58赶集联席CEO,7个月后杨浩涌辞去联席CEO一职,聚焦瓜子二手车业务,姚劲波则成为58集团掌门人。至此,联席CEO制度仅维持7个月便夭折,这一结局并不让人意外。

事实上,除了杨浩涌挥别,2015年发生的另外三起并购案(滴滴快的合并、美团大众点评合并、携程去哪儿合并),起初都设立联席CEO决策机制,但没过多久,弱势一方的创始人无一例外地退出,杨浩涌坚守7个月算久的,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在合并1个月后就悲情告别。

因此,联席CEO制度只是看起来很美好,充其量只能在合并之初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但在企业实际管理过程中并不实用,反而存在较大局限性。难怪在杨浩涌卸任联席CEO 1个月后,姚劲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联席CEO在中国行不通。

他透露,58同城与赶集网合并之初,两个人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但后来发现,58赶集已拿到90%的市场份额,不太需要两个CEO去管理如此垄断的市场。另一个原因是,两边团队都围绕在自己老大身边,整合速度有些慢。

“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开了无数次会讨论该怎么优化团队,但结果并不理想。联席CEO在中国行不通。我们已经站得够高,如果在我们这儿没法实施,估计后面的人也不用试了。”姚劲波说道。

我认同姚劲波的观点,联席CEO在中国商业场上是个伪命题。表面上看,有人退出代表一方失意一方得势;其实,做出退出这一决定,无论对退出者还是在位者都是好事一桩,可以减少不必要的内耗。

来源:百家号                                          时间:2018-12-11